链游打造平行宇宙,全球首次行业峰会韩国济州岛圆满落幕
admin/时间:2019-04-30/分类:热点新闻/阅读:4219

4月27日,韩国济州岛的天气尚余春寒,一场关于区块链游戏的探讨正在火热进行。

当你为一个游戏充值10万,最后游戏账号能卖多少钱?如果是互联网游戏,充值10万元的账号只能卖200元。如果是一个通证类游戏,可能就能卖8万元或者15万元,艾场生态创始人刘沐真分享到。

区块链游戏,一边让玩家赚钱,一边帮助游戏内容创作者变现,一旦有一个成功案例,或许会倒逼整个产业发展。

区块链游戏,利益和乐趣,哪个更吸引玩家?

玩游戏赚钱,当游戏收入可以与工作收入抗衡,VR游戏《头号玩家》的设想或成为现实。

从《王者荣耀》到《头号玩家》游戏赚钱的距离,在VR等技术之外,更重要的是经济模型。让游戏道具不再增发、滥发,具有真正稀缺性,并可以自由交易,需要通过区块链数据透明可追溯、通证确权等模式去实现。

此前大火的加密猫已经证明,游戏道具可以成为资产,玩游戏可以赚钱。

NeoWorld CEO兼制作人沈宏庭在会上表示,区块链游戏是利益和乐趣两者之间的均衡。传统游戏只有乐趣没有利益,如果两者乐趣相同,玩家会选择利益。如果区块链游戏乐趣很低,利益很低,那么用户用脚投票就不会过来玩。

区块链游戏是否能吸引新用户进来?沈宏庭认为寻找对利益敏感的用户,或许农村包围城市也是一条路。

“游戏和赌博的英文都是game,游戏的核心就是爽。如果一个很好基因的Crypto kitties相当于5万美金,这对玩家的刺激是比传统游戏更爽的点。”

“区块链只需要证明一件事,用户能赚钱,CP能赚钱,那么所有人就会进来。”Tamago东南亚游戏直播平台产品总监、Kabam美国手游开发公司项目经理本地化总监James表示。

解决传统游戏同质化痛点,区块链是机会

《大冒险》游戏制作人月野兔出身传统游戏厂商,她表示,目前很多互联网游戏直接采用“换皮”方式,除了名字不一样,美术不一样,玩法都一样,游戏同质化问题非常严重。

Tamago东南亚游戏直播平台产品总监、Kabam美国手游开发公司项目经理本地化总监James也表示,自己团队的第一款游戏在Facebook在网页端赚钱,换皮切入手游领域,一天也会有几百万美金入账。

除了同质化,另一大困境在于目前游戏生存时间越来越长,2011年推出的《英雄联盟》生存了近10年,《魔兽世界》的解决方式是不断发新币,因为生态封闭,传统中心化游戏公司对如何延长游戏生命力基本无解。

回顾游戏发展史,整个游戏行业随着计算机技术的演进不断发展,自1962年世界第一款电子游戏《空间大战》诞生以来,从1984年的《俄罗斯方块》到2001年的《传奇》,再到2011年推出的《英雄联盟》,新技术区块链对于游戏资产的确权和游戏不可篡改规则的建立,对于经济模型的改造,或许是巨大机会之一,风靡百年的游戏或许由此发端。

如果一个游戏需要活40年,在区块链生态模型上是可以设计的,网易就在尝试。此外,腾讯、暴雪等也在入场链游。

大厂入局,但机会属于变革的中等厂商

“腾讯最近出品的《一起来捉妖》,更重要的核心玩法还是腾讯主打的AR+LBS游戏,主要是对妖的养成,区块链逻辑下的专属妖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想象力基金合伙人岳祥表示。

岳祥表示,目前EOS游戏的用户,大部分以投机者为主,并非真正的游戏玩家。区块链游戏的核心优势,其一在于规则和数据公开透明却不可篡改。第二方面,可以通过经济模型重构开发者、渠道和用户的关系。参考趣头条,消费即挖矿模式。区块链游戏做不到去中心化,但能解决去中间化,因为游戏核心是好玩,好玩就需要研发团队投入很大精力,很难去中心化,但去中间化很容易。

“区块链商业模式目前还没有真正成立。只有创意、开发能力不足的小团队不行。对于大厂,第一波区块链游戏爆款,100%不是大厂做出来的,因为吃进去的肉,不可能吐出来,比如百度《莱次狗》,腾讯《一起来捉妖》,都是抄袭crypto kitties。大厂作为利益既得者,负责游戏开发的都是中层管理人员,他们面对新机会不OK。”沈宏庭表示。

“原有的中等游戏厂商、对区块链经济模型很熟悉,这样的团队有可能脱颖而出。”

对于大公司是否拥抱改变,二十年的老互联网投资人、赛伯乐绿科投资集团高级合伙人、数字中国联合会终身会员卢霆也有自己的看法。

“2000年的时候,你会关心王府井百货、国美是不是拥抱互联网么?20年过去,阿里三万多亿,京东八千亿,而国美只剩三百亿。前两个礼拜倒闭的赛特购物中心,25年前是最好的奢侈品公司。大公司是否拥抱区块链,不是我们该关心的,是他们自己要关心的。所有的科技,都有拥抱者和排斥者。中国有句古话,叫顺势而为。区块链已经改变整个交易和信任机制。”

“不用关心暴雪和腾讯,只要有人愿意改变,他们就会被改变。”

区块链游戏,新流量如何获得?

NeoWorld沈宏庭表示,游戏产业的每次扩张都是用户外延的结果。如果有一个和目前游戏一样好玩的东西,普通玩家玩游戏真的可以赚钱,案例只要出现一个,就会倒逼行业发展。比如趣头条出现之后,倒逼今日头条开启积分模式。

“区块链天生带着利益机制,就会带来天生导流,就像淘宝用不着实体店的导流一样,区块链也不会用腾讯和facebook导流。”投资人卢霆直言。

“区块链游戏,一种是简单的爽,比如crypto kitties,用一种简单的方式吸引用户。第二,一种复杂的爽,比如Neoworld,获取用户比较慢,但用户一旦认可,用户粘性会很高。”

游戏,或是区块链最可能的落地场景

“2000年的时候,国内传统投资人对互联网都不看好,互联网都不盈利,目前都是万亿级的公司。”投资人卢霆表示。

他认为,从历史看现在,区块链是打开一个新天地的动力引擎。对一个人群和人类来说,引擎来自于生存的信心,引擎是每一个人。区块链是经济模型上的颠覆性技术,从游戏和金融行业来说,如果有动力就能飞。区块链解决数字资产交易问题,游戏资产都是数字资产,是天生区块链载体。金融领域,各国央行是非常中心化的,革命较为困难,但游戏则是更好的(区块链落地)载体。

“游戏内容,不是区块链能解决的,但游戏内容好,生态模型更好,就能超越传统游戏。现在还没有百倍千倍的区块链游戏公司。”

“区块链和2000年的互联网一样,互联网发展了20年,但信息发展会越来越快,区块链时代可能会缩短3~5倍,因此在2025年左右会涌现一波公司,不是那些做基础设施的公司,而是7~8家把区块链真正落地的公司。”

比特币没有任何宣传,因为共识巨大,打开了数字币的潘多拉魔盒,如果游戏行业的人相信能区块链能改变行业,如果《头号玩家》里“绿洲”这样的软件被几千万人使用,区块链游戏的潘多拉魔盒会被打开。

艾场平行宇宙的逻辑

艾场生态创始人刘沐真表示很多嘉宾大咖都论证过区块链游戏处在早期。不论定位公链、交易所、钱包,都难以描述艾场的布局。

刘沐真从中学时代写脚本玩游戏,在游戏行业浸淫超过20年。他2008年做的游戏解说很容易便获得了千万级流量,但由于认知原因,频频错过2009年网页游戏、2014年手机游戏爆红的最佳创业风口。

“2014年手游开始,我觉得手游太累眼睛。后面开始想做手机游戏,就通过讲课、培训的赚钱来贴补公司。区块链一直在我耳边,直到有一天,经过各种调研,我觉得区块链游戏不仅仅是一个单行业的市场,而应该是一个万物互联的市场。”

他表示,原来游戏玩家心理会被厂家所设计,充值一次,后面需要不断充值才能维持。这种以流量为主的游戏是难以维继的,Neoworld走了一个巧妙路线将核心资产上链,让平民不充钱的玩家可以赚钱。如果玩游戏一个月赚1万块钱,而普通人一月工资也就1万块钱,这就会带来生活方式的变革。

“我们把广告收入,返还到玩家身上。”

如此一来,平民玩家玩游戏还能赚到钱,就会口碑相传。土豪玩家,在众多平民玩家的陪跑下,也能获得更好体验,游戏资产也能相对保值。有经济能力的玩家,如果需要购买游戏道具,就需要从众多平民玩家手中收购道具素材,这样土豪玩家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也能促进财富更公平的分配。

“比如一个男游戏玩家充值了五千万,对于未婚单身女性来说,就不用问收入,更愿意和他直接聊天。”

刘沐真表示,我们希望用一种更健康的通证去在区块链上做验证,用区块链游戏打造平行宇宙,通过区块链游戏解决社会问题。

“未来,各个传统产业都可以嵌在游戏中。比如可以在游戏中点外卖,不用切出去点美团,但实现会需要一段时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